民航的艰难与自救 “一班飞机总共卖出个位数客票”

原创 PC4f5X  2021-04-07 20:35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叶心冉 这已经是王力休息的第七天了。事实上,在过去两周,他总共只飞了一天的班。王力是国内某大型航空公司的飞行员,这是他从业以来最为清闲的一个春运。航班不仅锐减,而且时常取消。

原计划明天往返北京和成都两个航段,但其中一段取消了,王力需要把飞机飞到北京,公司再为机组购买其他航空公司的客票返回成都。

这种情况近期时常出现。王力说,有时一班飞机总共只卖出个位数客票,因此便会取消。“明天飞北京的这趟,目前也显示只有四十多人购票。”王力粗略估算,售出的票价仅够覆盖机组成员的工资。

这是2021年春运期间航空运输的一抹剪影。据悉,今年春运从1月28日开始至3月8日结束,共计40天。自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春运工作专班的消息,1月28日春运首日,全国铁路、公路、水路、民航共发送旅客1810.3万人次,比2020年同期下降73.9%。

“难”

2019年最忙碌的时期,王力一个月可执飞80多个小时,而上个月这个数字仅为30。据他了解,前不久,从其所在驻地飞出的公司航班仅为个位数。

时常取消的航班,对航空公司的运力调度提出了考验。

一般情况下,飞行员一天的飞行会被安排四段或两段,即从所在驻地飞出再返回驻地,偶尔会驻外。王力近期常面临一天的几段航班均被取消的情况,有时是其中一段取消。但如果飞机和飞行员所在驻地不在一个城市,调度就要想办法,要么为机组成员买票前往,要么安排分公司的机组执飞。

不仅如此,机组、调度还要面临各个城市防疫政策的不断变化。

飞行员郑华告诉记者,前段时间,他刚落地乌鲁木齐,即被防疫车带走隔离,数据显示他到过哈尔滨。哈尔滨是郑华前几天被安排的飞行任务,当时哈尔滨多地被列为中风险地区。因缺少一名飞行员,飞机第二日从乌鲁木齐返回上海的执飞便成了问题,调度又紧急安排人员前往乌鲁木齐。

“难”不止体现在日常工作中,前不久几家上市公司公布的业绩预告,也真切呈现了这种“难”。

中国国航、南方航空、东方航空“三大航”,亏损规模都处于或接近100亿元级别。各公告显示,中国国航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35亿元至-155亿元。南方航空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9.07亿元到-108.61亿元。东方航空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8亿元至-125亿元。

王力说,在前不久公司的员工大会上,领导也着重强调,今年的任务尤其艰巨,公司要实现盈利,避免被戴上“ST”。

降本+“引流”

过去一年,各航司采取了多项降本方法。

吉祥航空去年就调整、推迟了新飞机引进计划;暂停了基建项目;围绕成本管控举措,大幅削减低效益航班;严控各项日常非必要支出,合理优化人员排班,暂缓岗位招聘及员工晋级工作等。

春秋航空的半年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公司单位成本为0.30元,较去年同期下降0.4%。单位成本下降原因包括公司在维修保障、地服起降、人力薪酬等重要经营环节的各个方面进行精细化管理并积极调整预算。

此外,王力认为,由于受波音737MAX停飞影响,有航司购买二手波音737补充机队,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成本。

东方航空亦在半年报中指出,积极协调飞机和发动机制造商,调整飞机和发动机引进进度;压缩投资计划,削减或延迟非紧急投资项目;与供应商和合作方商谈收费减免并优化付款方式;节约燃油和飞机维修等营业成本和日常开支。

除去压缩成本方面,“引流”缓解压力也是重要方面。

东方航空就在2月2日晚公告非公开发行A股预案,向控股股东东航集团以4.34元/股的价格,增发约24.9亿股,募集不超过108.28亿,募集资金将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债务。

华泰证券相关研报指出,局部地区疫情出现反复,拖累春运需求恢复,公司急需资金缓解经营压力。

108亿元的募集金额,源于去年东航母公司东航集团的股权多元化改革。去年10月,东航集团在集团层面引进四家战略投资者(中国人寿集团、上海久事集团、中国旅游集团、中国国新),总计注资310亿。

华泰证券研报指出,东航集团将其中108.28亿用于认购东方航空此次非公开发行股份,有助于公司抵抗疫情冲击,提高抗风险能力。若此次增发成功补充营运资金,公司资产负债率将由2020年第三季度的78.9%下降至76.0%。

增效

实施股权混改的还有南航。

去年11月,南方航空旗下南航通用航空有限公司实施混合所有制改革,引入国改双百发展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南方电网产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和中国南航集团资本控股有限公司三家投资主体,并实施员工持股。

光大证券相关研报指出,此次混改将推动南航内部及上下游之间的物流资源整合,提升南航物流的国际竞争力。

数据显示,2020年1-10月,运营全货机业务的南航物流实现营业收入123亿元,净利润33亿元。

光大证券研报指出,疫情期间国际客运航班锐减,同时防疫物资空运需求大幅增加,导致航空货运严重供不应求,公司全货机盈利因此大幅提升。

货运是去年航司的机会点之一。去年4月,在民航局鼓励航空公司“客改货”的背景下,多家航司开展“客改货”行动。吉祥航空介绍,在2020年新冠疫情期间,其B787客机机队除担负定期航班任务,同时执行了近300班“客改货”货运包机及旅客包机服务。

吉祥航空介绍,2019年吉祥航空旗下上海吉祥航空物流成立,2020年7月发布了“喜鹊到”空运物流平台。据悉,该平台是国内首个以航空公司为背景成立的一站式空运物流平台,“喜鹊到”平台上线半年共完成运输物资超过33万吨。

前不久,包括中国国航、南方航空、东方航空等航空公司都已出台了货运混改方案,将货运作为混合所有制改革的试点。

其中,南航筹建中国南方航空货运有限公司,而东航和国航已经成立专门的物流公司,希望借此增强盈利能力,带来新的利润增长点。

据王力观察,疫情期间,洲际国际货运的开展于部分航司而言,是较大的盈利机会点,但并非所有的航司都能抓住这一机会。有些航司受制于机队的单一性,没有宽体机队,无法开展跨洋、洲际国际货运运输。

除了货运这一机会点,各种增效办法也正在实施。

随着东航推出“周末随心飞”后,各航司也相继推出类似产品。春秋航空还与首汽约车合作,推出个性化接送机产品。据透露,产品上线后,销量提升300%以上。此外,春秋航空还推出“一人多座产品”,利用闲置座位,提高单客收入。

在全球咨询机构英敏特亚洲北区内容总监徐如一看来,疫情之后,中国企业非常具有创造精神,“疫情期间,欧洲和美国的同事们询问可以从中国学到什么。我跟他们讲中国的餐饮和电商共享员工计划,还有后来航空公司推出的随心飞产品,都让他们大开眼界。”

徐如一表示,疫情对于很多行业产生了催化和倒逼的作用。长远来看,企业更多要考虑商业模式会发生怎样的变化,航空业是不是不止能解决从A点到B点的交通问题,酒店是不是可以与艺术展厅相结合。“如果没有疫情,相信很多企业不一定有迫切感,去思考这些长远的发展规划。”徐如一说。

而放眼民航业,业内人士指出,当前多地疫情出现反复,叠加“就地过年”的倡导,有理由相信航空业的复苏仍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那么,民航业总体旅客运量市场的恢复情况,可依据哪些因素做出判断?

老虎证券投研团队指出,首先是商务出行、旅行出行意愿恢复情况,这更多取决于海外疫情的有效控制及国际航空管制放松;其次是今年上半年,全球多支候选疫苗安全性和保护率试验结果,可以参考高保护率疫苗上市应用的时间节点;再者是新冠病毒不发生显著变异,不至于导致疫苗效果下降。

(应采访对象要求,王力、郑华为化名)

(原标题:民航的艰难与自救)

(责任编辑:王晓武_NF)

本文地址:http://www.chuanqiyishu.com/64.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PC4f5X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